北京初雪

疫情前的最后一次远行,竟赶上了2019年北京的初雪。

因为生长在热带国家,3年前的北京初游特意选在了一月冬季。虽然受到老天的眷顾,在抵达的前一天,一场大风把常年笼罩在北京上空的烟薶吹散,让我们拥有蓝天白云的9天好天气,以及享受到在结冰的什刹海上滑冰的乐趣;可是来到了北京才知道,尽管顶着零下的温度,因为空气干燥,北京的冬天其实越来越难降雪,尤其是近来日益严重的气候变化。

结冰的什刹海 (图:摄于2017年1月,什刹海

这一次的北京之旅,是参加新加坡清史研究学会主办的北京清史考察团。主办方考虑到参加团员来自不同的年龄层、御寒程度不同,所以选择了比较安全的秋末冬初的季节出发。有了上一次满怀期待的“追雪”经验,这一次其实并不抱着任何憧憬来到了这一座清朝古都。

每一天的前一晚,我们都会观察天气预报,准备隔天需要穿戴出门的御寒衣物。开始的前几天,北京的天气预报都和我们出发前在新加坡所查询到的天气吻合。就在星期三晚上查看天气预报时,出现在星期五那一栏云朵下的点状却让我为之一振:11月29日北京将会有20%的机率降雪,而这也将会是北京今年的初雪。

虽然突然间有些许的兴奋,但内心深处仍小心翼翼地提醒自己要以平常心对待,否则又会期望越高,失望越大。

从那天开始,几乎每一个考察行程的间隙,我都会下意识地掏出手机,检查每个小时的天气状况,尝试捕捉初雪预报的变化。经过反复地观察,最后总结出开始降雪的时间很大的机率会是星期五晚上9时正,午夜12时至隔天2时将会是降雪的巅峰时段,预测降雪量高达70%。

抱着半信半疑的心态来到了11月29日的晚上9时几分。那一晚大伙儿想吃海底捞,排了两个多小时的队,终于等到了位子。突然群组中有人发了个微信说北京下雪了。我和同桌的余姓友人二话不说,很有默契地使了个“宁可杀错不可放过”的眼色,不顾可能会被海底捞职员在心底暗暗地耻笑,各自拿了大衣,快步走下楼到大厦外去。

东堂外的小雪人(图:摄于2019年11月,王府井天主堂)

站在王府井的大街上,抬头望着天空,微弱的雪花像绵绵细雨般打在我们身上。不管转向什么方向,我们就好像两块大大的吸铁,雪花从四面八方不住地朝着我们的脸颊落下。这一次,北京真的下雪了。

犹如初尝禁果般兴奋的我,不禁燃起午夜12时再度夜游故宫的念头。因为喜欢中国历史、因为清宫剧效应,已经数不清在脑海中到底闪过多少次想亲睹雪中故宫的情景。虽然几天以来的考察行程都需要早起,午夜12时我和先生和另一名友人仍全副武装,顶着像大雨似的初雪,从饭店慢慢地步行到东华门。

倾盆大“雪”(图:摄于2019年11月,故宫东华门)

第一次看着白茫茫的街道;第一次踩着湿潞潞的积雪;第一次触摸着真的是六角形的结晶体,内心的兴奋、激动和满足,真是言语和笔墨都无法形容。一路上走走停停,慢慢地听也慢慢地品脚踏雪的声音、搓雪球的声音,还有雪落下的声音。

有人说遇见初雪是幸福的:如果在初雪那一天遇到你喜欢的人,就会和他永远幸福的在一起。在碰到这一场可遇不可求的北京初雪、亦是我的人生初雪之前,我已和另一半长相厮守,无法验证传说中初雪的幸福。然而漫天飞雪覆盖下的人物事景,着实梦幻、浪漫和美丽。

因为是半夜三更,我们无法站在故宫里欣赏前三殿和环绕四周的建筑群的雪中英姿;虽然是半夜三更,宫外城墙上的积雪略带街灯的昏黄,然而皑皑白雪搭上红墙黄瓦,再有四周柳树枯枝的衬托,还是如诗如画,让人陶醉其中。我们这一待就待了三个小时。

蓝天白云雪花
皇陵庙宇史话
故宫红墙黄瓦
十日考察
满载而归回家

短短数行总结了我二游北京的心境。白色的老北京,我们后会有期!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