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埃菲尔铁塔下(上)

阿姆斯特丹是欧洲古老的城市之一。她见证了荷兰帝国的兴衰——曾是工业革命时期的海上殖民帝国,却不见其名在当今的大国列强之中。不过,或许也因为如此使现在的她,少了一份人们对政经大国的厌恶,多了一份恬静和优雅。整座城市有许许多多的大小运河贯穿,因此也有着许多充满惊喜的可开启式的桥梁。

Read More...

北京初雪

第一次看着白茫茫的街道;第一次踩着湿潞潞的积雪;第一次触摸着真的是六角形的结晶体,内心的兴奋、激动和满足,真是言语和笔墨都无法形容。一路上走走停停,慢慢地听也慢慢地品脚踏雪的声音、搓雪球的声音,还有雪落下的声音。

Read More...

与“神山”同行 ——沙巴京那峇鲁峰 (Gunung Kinabalu)

3年前的3天前,我和弟弟还有一班中学好友登上了神山顶峰;3年后的今天,弟弟带着我的表弟、表妹还有另一班朋友再次回到了神山的怀抱。神山究竟拥有什么让人如此欲罢不能的魅力?虽然回到西马后双脚酸痛了一个星期、虽然在那段回返山脚的路上不停地怀疑自己干嘛要来爬山折磨自己,神山就是有一股会让你不断向往又难以忘怀的魅力。登山回来后也才发现,原来身边有不少亲友都曾经或计划攀登神山。这股非笔墨所能正确形容的神山魅力,我想就只有自己身历其境才能切身感受了。

Read More...

初游清西陵:与清朝皇室的第一次亲密接触

贵为天子的大清帝王在勘选万年吉地时,皆以中国传统的风水学为依据,选择‘乾坤聚秀之区,阴阳汇合之所。龙穴砂水,无美不收。形势理气,诸吉咸备’的山川形势,以期达到“天人合一”的境界,以此希望皇族血脉天朝国势能够万年不衰。虽然清东陵和清西陵都具备了以上绝佳的风水条件,但当第一眼看到峰峦叠翠的永宁山下、万余棵苍松翠柏环绕、陵园前易水河缓缓流淌的清西陵时,那一刹那终于明白为何雍正帝会弃东陵而选西陵 – 清西陵真的是‘乾坤聚秀、无美不收’。

Read More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