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氏家族抗疫日记

疫情肆虐,确诊人数居高不下。随着每日确诊人数突破五位数,冠病确诊者的概念就是他可能是你的朋友、朋友的朋友、朋友的家人,甚至就是你的亲人。

八月中旬,乖乖居家防疫、近乎足不出户的大弟确诊了。同住的舅舅仍然必须出门工作,似乎是在工作单位感染了病毒,所以两舅甥一起成为了百万确诊数的一份子。

由于是年纪轻的轻症患者,卫生部在得知大弟确诊后,只是吩咐他居家隔离、每天观察自己的病况、若出现呼吸困难记得要马上到医院挂诊。已经失去味觉和嗅觉、身体一天比一天更提不起劲的大弟,以简讯和诊所的护士再三确认,得到的答案维持不变。年过半百、已经打了第一剂疫苗的舅舅,则收到需要到隔离中心的通知。经过一番协商,舅舅决定和大弟一起居家隔离,互相照应。

原本就对隔离中心没什么好感的我,以为这是最好的安排。不过在大弟确诊的那一天,报章刊登了新山二十四节令鼓队创办人钟海量不幸疫殁的新闻。钟生也因为是年纪轻的轻症患者先是在家自我隔离,直到感到呼吸困难而再到医院求医时,不幸病重逝世。不在舅舅和大弟身边的我们虽然嘴上不说,心里也都暗自担忧,而刚好到大姨家小住而“躲过一劫”的妈妈,也几经安抚才打消飞奔回住处照顾他俩的念头。

没有药物配给、没有医疗用品,唯有靠自身抵抗力战胜冠病病毒的两舅甥,若是在家里有个什么万一该如何是好?所幸大弟的女友还有在新山的亲友及时购得脉搏血氧仪,以及据说能够帮助对抗冠病病毒的民间中药,在两舅甥开始隔离的那一天,交给他们。

民间中药在大弟身上发挥作用,他的病况渐渐好转。有一次的视频电话,我们三姐弟即兴一起测试血氧含量,他的血氧指数竟比在新加坡工作的小弟还高。反观舅舅的病情却是每况愈下,吃什么泻什么,越来越虚弱。约莫居家隔离了一周,舅舅的血氧含量跌至70多、呼吸急促,大弟和表哥急急忙忙地把舅舅送进中央医院。顺道一提,由于救护车供不应求,医院护士竟以大弟也是确诊者所以能够接触确诊者之由,准许康复中的他开车送舅舅到急诊室。

开始使用氧气罩后,舅舅的情况并不见起色,反而因为和一群确诊的陌生人在陌生的环境,精神上开始出现负面情绪。每一天他都不敢合上眼睛,深怕把眼睛闭上后,隔天就无法再次睁开。全家人轮番在群组向舅舅精神喊话:语音、文字、视频通话,无不鼓励舅舅一定要吃饱睡好,才有抵抗力对抗病魔。大家也用各自的祈祷方式:烧香、祷告、唱题,祈念舅舅得以早日康复出院。

舅舅入院后的某一天,表哥突然语重心长地希望我们这些“小的”能够多多鼓励舅舅。也在新加坡工作的我和表妹,不知怎么的竟认真回应表哥的号召,一起在网上寻找鸡汤文想要鼓励舅舅。我们先是在谷歌敲下“正面思考所有事情都会转向好的方面” ,但搜寻结果令人喷饭。先是出现了 “不用急着跟自己说一切都会变好。人生还是要正面思考,但请适度就好。” ;再来又看到了“过度或不当使用正面思考,会造成情绪压抑、自我迷失、人际关系疏离…”。好不容易找到了世界名人语录,但我们又想:舅舅平常不怎么阅读,当他读到类似海伦凯勒的“虽然世界多苦难,但是,苦难总是能战胜的”时,脑海中是否反而会涌现成堆的黑人问号。

最后在简讯一来一回的讨论中突然脑洞大开,想到了改编路人皆知的儿歌歌词,和创建朗朗上口的口号送给舅舅。在和表妹的简讯对话时,《捕鱼歌》的“白浪滔滔我不怕”一直在我的脑中盘旋。经过一番改良,我们写下了以下的歌词和口号,发在家庭群组里,希望能让只身一人在医院孤军作战的舅舅,博君一笑的当儿也能感到一丝暖意:

“生病住院我不怕

吃饭喝水听妈妈的话

氧气回到九十八

医院掰掰笑哈哈

最强是舅舅,加油加加油!”

在日日破万的疫情期间,每一户人家都有自己的抗疫日记,有欢喜的,有悲伤的,但无不是忧心的。希望这一篇黄氏家族抗疫日记、这一首打气歌,能够为许多还在奋战的家庭注入一股暖流,大家一起加油加加油!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